Zari | 小号 | 随笔 | 音乐剧

/想做远航的人还是守灯塔的人

想做远航的人还是守灯塔的人?

深夜收到朋友的这则消息,她给出她的答案,然后我给出我的。

  

  

她:

远航的人有日日更新的故事,守灯塔的人有时时变化的风景。从朦胧转醒到睡意渐浓,在各自的一天天里无限可能,无限辽阔。但是两者被摆在一处的时候就塌缩成了对方的缝隙,每一句申述都卡着对方的轮廓咔咔作响。灯塔变的逼仄,航行变的颠簸,变成守望与自由,平静与动荡。抹去一切成为某一名词前的变量和轨迹,变成灯,变成船,变成符号。

我想做能发挥主观能动性的那个人。

  

我:

这问题直接问到了我的心坎里,因为多年来我唯一梦过的对象是杰克斯派洛,一个传奇的海盗。

巧了,刚好最近也在思考这样的问题。

  

远航者并不意味着日日更新的故事,从故事到达另一个故事的过程中可能是枯燥乏味的航行与物资短缺的困境;守塔人并不代表着时时变化的风景,从风景转换到另一幅风景的间隙里可能是等待无果的沉寂和无人问津的孤独。

我非常认同:当两者被摆在一处对比讨论时,两者都坍缩成了对方的缝隙,它们从评判者的唇际钻出,变成干瘪的影子,可它们本该是光下的粲然之物。

我想成为远航者,也想成为守塔人,远航的船在我的脚下,守望的塔在我的心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