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正栩栩如生。

/关于神话

喜欢北欧神话,最喜欢凯尔特神话。印度神不了解,希腊罗马神话浅看了些,对其中神性却不为神的内在又排斥又认可。


希腊诸神身为神却更接近于人,有人的欲望,人的虚荣,人的攀比。人们尊奉他们不像是发自肺腑,而是像进贡一样仅因其有能力庇护一方。而人受罚往往是无妄之灾,或许只是因为神贪图某人美色,想与一只蜘蛛竞争,或是单纯争一颗苹果,总之,比起上帝地位的神,更像一个不同于人的种族。


北欧神话最吸引我的一点是诸神黄昏早已注定。我喜欢其中透露的那种宿命感,不是天定的预告,而是种子一开始种下是因为祂们自己。总之,洛基是起始,也是最终,一切从奥丁找到他的那刻开始,或许早于这之前,开始于一头冰原上的母牛。索尔的战锤,提尔的船,奥丁的马,没有他就不会诞生。而对应的,带来诸神黄昏的恶狼、巨蛇、地狱之女,也都诞生于洛基。


但最最符合我心中美学的,我最爱的神话,仍然是凯尔特。那里的人写诗写歌,唱关于神与仙灵。他们不是歌颂某某的战绩,某某的庇佑,某某的权能。

而是仅仅歌颂其存在。

他们谈论起神怪,如同谈论今夜的晚餐里是否要加鹰嘴豆,他们感知神的存在,仅凭一阵风或是一团羊毛。

和谐的,安谧的,与神共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