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正栩栩如生。

/诗

聂鲁达.绝望的歌



在我置身的黑夜浮现了对你的记忆。

河流把它持续的悲叹连给大海。

仿佛曙光里的码头一样被抛弃。

是离去的时刻了,被抛弃的人啊!

寒冷的花冠如雨般地落到我的心上。

瓦砾的沟壑啊,灾难的凶恶巢穴!


在你这里,战争和飞翔积聚集结。

在你这里,振起诗歌的鸟儿的羽翼。

你吞没了一切,如同遥远,如同海洋

如同时间。你这里一切都是灾难!

这是进攻和接吻的快乐时刻。

惊讶发呆的时刻,点燃着犹如一盏灯。


舵手的焦急,盲目潜水者的恼怒,

爱情的混沌陶醉,你这里一切都是灾难!

在迷惘的童年,我的灵魂扑翅而受伤。

无可救药的探索者,你这里一切都是灾难!

你纠缠住痛苦,你紧抓着欲望,

忧愁把你摔倒,你这里一切都是灾难!

我使阴影的高墙后退,

从欲望从行动那里走得更远。

血肉啊,我的血肉,我爱过而又失去的女人,

在这个潮湿的时刻,我向你召唤,为你作歌。

如同一只杯子你包容着无限的柔情,

而无尽的遗忘把你打碎如同一只杯子。


那是岛屿上的乌黑乌黑的孤寂,

在那里,爱情的女人,你的双臂搂住了我。

那是干渴和饥饿,而你就是水果。

那是痛苦和毁灭,而你就是奇迹。

女人啊,我不知道你怎么能够容纳我

在你灵魂的土地上,在你双臂的交抱里!

我对你的欲望是最可怕最短促,

最起伏最迷醉,最紧张最贪婪。


亲吻的墓地,尽管你的坟上有火,

尽管鸟儿啄着的葡萄串在燃烧。

咬啮的嘴巴啊,吻着的四肢啊,

饥饿的牙齿啊,交缠的躯体啊。

希望和力气的疯狂交会啊,

我们在其中连结,我们在其中绝望。

而柔情,轻微得如流水如粉末。

而语言,几乎刚刚在嘴唇上开始。


这就是我的命运,我的渴望在它上面航行,

我的渴望在它上面坠落,你这里一切都是灾难!

啊,瓦砾的沟壑,一切在你这里坠落,

什么痛苦你不挤压,什么波浪不把你淹没?

从浪尖到浪尖你仍然在呼唤在歌唱。

站在一艘船的船艏,犹如一名水手。

你在歌唱时仍然开花,你在激流中仍然破碎。

瓦砾的沟壑啊,痛苦的张开大口的深井。


苍白盲目的潜水者,命运不济的投石手,

迷失方向的探索者,你这里一切都是灾难!

是离去的时刻了,严酷而寒冷的时刻

黑夜主宰着的一切时刻。

大海咆哮的腰带环绕着海岸。

寒星渐渐升起,黑鸟纷纷迁徙。

仿佛曙光里被抛弃的码头,

只有颤抖的阴影在我的手里揉搓。

啊,远离一切吧。啊,远离一切。

是离去的时刻了。被抛弃的人啊!

评论